阿灯

钟期既遇。
(请点开)
(关注前请阅读置顶)
希望能写出温柔有力的文字。
将所爱所想倾泻于笔尖,随缘更新。
没有肝的透明写手,快乐小肥皂的粉头
背景by 我的皂❤️(惊鸿一瞥WW被皂圈粉的图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)
以及和皂的CP头像!是可爱的九衣劳斯友情提供(!)

“皂皂点灯。”(皂灯🔒了!!!)













“咕咕咕。”🐦
失踪人口 明年更新
(躺平在皂女士怀里并且不想起来)

是摘莲蓬的少年忘羡!😭


枣!枣!超!棒!

🥕枣🥕:

灯灯的稿子!
画了红衣~

【忘羡】牛奶布丁

-现Pa,其实是个完整的设定Hhh但一直没时间码

-诈尸文,是的终于不是原著向了

-十五分钟挑战小片段

-灵感:https://m.weibo.cn/6320390715/4435365504982580

 

 

 

魏无羡挠挠头,打了个响亮的哈欠,半梦半醒地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

薄薄的被单随他的动作从肩头滑落,露出白皙皮肤上的点点红梅,旖旎至极。

 

青年闭着眼睛在床上摸了半晌,终于摸到了一直在“丁零零”作响的闹钟,含糊地嘟囔了一声。

 

“蓝湛.......”

 

喊完他就清醒了,今天蓝忘机有演出,一早便出门了,还低声嘱咐他要起来吃早餐来着……

 

他怎么回答来着......

 

“嗯……好蓝湛,我一会就起,一定吃......”

 

然后送上几十个香香软软的早安兼告别吻。

 

青年囫囵地穿好衣服跳下床,初秋的地板微凉,港从暖呼呼的被窝里爬出来的他脚尖瑟缩了一下。

 

魏无羡紧了紧上衣,随意地看了一眼桌面上不知是放了一小时还是两小时的燕麦,上面还飘着几粒小巧红润的枸杞。

 

魏无羡的唇角抽了抽。

 

他想起昨晚蓝湛好像还真提过这一茬........说是什么换季,不宜吃过多辛辣刺激的东西,他本想当耳旁风,可对方咬住了他因难耐扬起脖颈而露出的喉结。

 

“嘶......别咬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......啊!我不吃还不成吗!”

 

指尖掠过残留有牙印的颈部,魏无羡无语片刻,果断把已经透心凉的麦片粥倒入了洗手池,赌气般拧开水龙头哗哗地将残渣冲得一干二净。

 

他打开冰箱,掏出一罐小朋友们前几天来他们家办生日趴留下的旺仔牛奶。

 

指节分明的拇指在开瓶扣处轻巧一叩,银色的小圆环划过一道抛物线,准确无误地落入身后的垃圾桶中。

 

接着又将两枚鸡蛋握在手中,稍借巧劲,晶莹剔透的蛋清和弹嫩的蛋黄流入盛有牛奶的碗中,搅拌均匀被送进烤箱。

 

二十分钟后。

 

“啧......怎么回事啊?”魏无羡拿筷子戳了戳凹凸不平的烧焦布丁表面,皱起了眉。

 

这和预想中的.....不太一样啊?

 

魏老师不愿承认是自己的问题,喃喃道:“一定是那帮小崽子诓我.......”

 

于是昨夜信誓旦旦的魏某人翻出了被蓝忘机放在冰箱深处的老干妈,就着失败的布丁吃了,且不思其反。

 

最后被自家老公发现了,且“家法”处置。

 

魏无羡眼含热泪:我怎么知道早上吃的辣椒蓝湛到晚上还能尝出来啊!


End 



现Pa小羡帅气地单手开易拉罐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点(*¯︶¯*)


悄悄夹带私货  她喜欢喝旺仔牛奶(*¯︶¯*)







羡羡生快٩(˃̶͈̀௰˂̶͈́)و

大宝贝四岁啦🌟

愿 朝朝暮暮,爱侣永伴,

         岁岁年年,丹心长存,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星辰落于眼✨

我们偷着光阴欢笑🧼💡

惊觉和皂🔒了4⃣️5⃣️天了,一个半月,说长不长,说短也不短,只觉得时间过得好快😭

以后也请多多指教,我的宝贝皂 @快♂乐小肥皂 ❤️

剩下的话,我们悄悄说🤫

忘羡霜降24h活动总结

——🌸🌸活动圆满结束撒花🌸🌸——

纪念灯某第一次参加活动,开心又难忘❤️

感谢活动组的用心与付出,大家辛苦了😭

表白同组的各位神仙劳斯,有幸遇你们💖

忘羡活动小组长:

『活动宣传文案』




————






—九日新霜薄,群飞一网遮。裘披杨柳絮,色染木犀花。


下箸欣乡味,知侬忆故家。金杯浮菊蕊,相映两光华。


【宋代】杨万里《九日都下黄雀食新》






—又到了九月中个辰光,草木黄落,蛰虫咸俯。姑苏城弗少人加紧倷秋收秋种个步伐,忙碌起来。城外河桥渡,该个船家拉了客船,橹声嘎嘎,归乡个羁旅者乡心倒悬,一面思念家人,一边望秋收有个好成果,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,坐在客舟上,向水陆城门处遥望。


负琴的白衣仙人自河桥外路过,与黑衣客相识一笑,一同走过桥去。桥下剥该个姥姥烧了火灶,炜倷个鸡头米,飘香弥漫整片河道。


黑衣客执过白衣仙人的手,问道。


——天冷哉,倷窝里阿有屋里人?






————


宣传




一宣


http://wuchendiaosou414.lofter.com/post/30e7efae_1c6d02826




二宣


http://wuchendiaosou414.lofter.com/post/30e7efae_1c6dc2484






————




—staff—




策划: 毕岚 @毕岚   理想一定洛必达  @薛定谔的达达 




(排名不分先后)




美工:夜蓝 @长夜蓝 




文案:理想一定洛必达




题字:文武小斌子




————


作品总结




【文】00:00 雾生染月落 @雾生染月落   《自始至终都是你》http://yueluoxiliangcheng.lofter.com/post/200b24a8_1c6e34c01




【画】01:00(缺位)




【文】02:00 理想一定洛必达 @薛定谔的达达 《朝元歌》http://lixiangyidingluobida.lofter.com/post/202d3795_1c6e2ec82




【画】03:00 翡芜 @翡芜  《夜猎时偶遇的两人》http://puta0.lofter.com/post/1e38cfc6_1c6e37704




【文】04:00 (缺)




【画】05:00 (缺)




【文】06:00 神游先森 @神游先森  《戏说风华》http://yaosyxs.lofter.com/post/1dd279e8_1c6dea64d




【画】07:00 钰泠巧月_lz  @🔔钰泠巧月_lz【忘羡的产糖工具人】  《霜降节气厨神大赛》http://yulingqiaoyuelz.lofter.com/post/1f6a7638_1c6dc5137




【文】08:00 毕岚 @毕岚  《君归何方》http://bilan014.lofter.com/post/1f9d5209_1c6e3891b




【画】09:00 翼语夜 @☆翼语夜不语☆  《万般星河 因你灿烂》http://yiyuye6517899068.lofter.com/post/200d0856_1c6e38d62




【文】10:00 简  @简. 《暖》http://jian2861.lofter.com/post/20424d68_1c6ddc474




【画】11:00 羡鱼犹未已 @羡鱼犹未已 《花艳人不还》http://jiuyi0706.lofter.com/post/1df014a6_1c6dd090d




【文】12:00 霜降草木枯 @霜降草木枯【没弃坑!最近太忙了!】  《杨枝甘露》http://shuangjiangcaomuku.lofter.com/post/1f70781f_1c6e3b9b8




【画】13:00 柠檬泡卤蛋 @柠檬泡卤蛋  《归去 归来》http://ningmengpaoludan.lofter.com/post/30a59013_1c6e396f2




【文】14:00 韭菜卷心 @韭菜卷心  《未觉腻》http://jiucaijuanxin.lofter.com/post/1fd65dea_1c6e0a3c3




【画】15:00 糖霜妃飛 @糖霜妃飛 《树下昔影》http://yiyuye6517899068.lofter.com/post/200d0856_1c6e3eeaf




【文】16:00 驴子酒° @驴子酒º  《神谕》http://lvzijiujiujiu.lofter.com/post/1ff1d7be_1c6e1a07e




【画】17:00 唐翎  @唐翎 《蓝白兔和魏黑猫的一天》http://xiaotangling.lofter.com/post/309571ab_1c6e3718b




【文】18:00 拾柒岁  @拾柒岁 《秋波媚》http://shiqisui717.lofter.com/post/1f9521bd_1c6e3a912




【字】19:00 半盏酒 @半盏酒  《你特别好 我喜欢你》http://nanmu1005.lofter.com/post/1f3d17cd_1c6e2abef




【文】20:00 谷朝弦coisini  @谷朝弦coisini 《定风波》http://qimo0593.lofter.com/post/2025ba63_1c6e44a91




【字】21:00 苏怿 @苏怿 《摊破浣溪沙》http://suki4700.lofter.com/post/402de7_1c6e32dd5




【文】22:00 阿灯  @阿灯 《山中事》http://buxian373.lofter.com/post/308dd3dd_1c6e47b3e




【字】23:00 老祖的酒 @老祖的酒  《陈情》http://527huai.lofter.com/post/1eb5a9b1_1c6e48cba




————




尽管活动过程有些坎坷困难,但是在各方支持以及策划的努力下活动还是较为圆满的完成了,在这里感谢各位关注活动支持活动的小可爱们,谢谢你们的支持,相信忘羡会越来越好的(^_^)☆ 






忘羡霜降24h活动策划组


2019.10.25







【忘羡霜降活动24h 22:00】山中事

—原著向婚后

—我爱切换在隐居和夜猎模式之间的忘羡WW

—OOC归我,人物归墨香



“山中何事?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”



姑苏云梦之间,有一座无名山。

 

山下不远有一小镇,人口不多,民风淳朴,这里的百姓靠经商起家,酿酒致富;姑苏的天子笑,云梦的嫩莲蓬,都能在街头巷尾寻得。

 

镇上的妇人到了春季,会相伴上山折杏花,和酒曲以及煮得烂熟的糯米一起倒入坛中。不多时,便售起了醇厚柔和的杏花酒,清风裹挟着酒香,吹得幌旗烈烈,引得酒客驻足。

 

“不过,小郎君运气不好,如今白霜一打,寒蝉都不叫了,喝不上俺们这的杏花酒咯——”当垆女仰首笑道,递过一坛釉色漆黑、封布暗红的酒,又说:“说来,有两个和你一般俊俏的公子,也来俺这里买过酒,一买就买好几坛。小郎君不多来点.....?”

 

金凌将酒收入乾坤袖中,随口问道:“那两人是不是穿的一黑一白?”

 

当垆女掩唇,是十分惊讶的模样:“你如何知道?”

 

闻言,金凌抽了抽嘴角,摆摆手说:“我瞎猜的。告辞。” 小少年拍下一些银两便离去了。

 

“欸——小郎君,小公子——您给多啦!”卖酒的女子数清银两,匆匆呼喊。

 

然而他已远去,自然也无法回应。

 

一阵微不可查的风掠过。

 

“咦,是我看错了吗……?刚刚好像有什么东西晃过去了?”当垆女盯着少年离开的方向,揉揉眼睛,嘟囔了几句,便也不放在心上。



无名山上,烟岚飘渺,林松曳动,束影凝碧,若隐若现。

 

一条小溪潺潺流淌,曳草嗽石,犹如碧乳雪浪;溪水清澈见底,砂石粒粒可见,鱼儿往来翕乎,欢快地游着,并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。

 

一黑衣青年凝神屏息,悄无声息地来到溪边,右手捏了个诀,一道红色飞剑从他腰间出窍,直入水中。等到再次出水时,剑上已经插满了肥而美的鱼,落回他手中。

 

魏无羡满意地把剑扛在肩上,吐掉了嘴里的狗尾巴草,哼着不知名的小曲儿,一晃一晃地往回踱入一幢傍水而建的房子。

 

“蓝湛!我回来啦!”魏无羡得意地晃晃剑柄,向屋中人展示捕来的一串鱼:“今天我抓了好多条,够煮一大锅酸菜鱼汤啦!”

 

“嗯,过来。”蓝忘机接过随便,见鱼还十分生猛地甩着尾巴,剑身淌着溪水,无声地叹了口气。

 

“话说回来,上次从云深不知处带来的天子笑喝光了,我前几日传书给金凌,让他来的时候给我带几坛,算算时日,也差不多了。”魏无羡熟练地把脸凑过去,眯着眼睛享受自家道侣为他擦汗。

 

“可将地址告知?”蓝忘机柔声问道,忽拿着毛巾的手一顿,凝神静听。

 

“他说已从孩儿们那得知咱这儿啦......咦?”魏无羡也睁开了眼,摸向腰间微微发热的结界符篆,笑道:“你说这叫不叫......说如兰,如兰到?”

 

 



金凌依蓝家小辈所说一路上山,取道蜿蜒山路,所过之处皆水声潺潺,却不见有山泉亦或者是河流,心头存了几分疑惑,走了半个时辰,终于发现不对劲了。

 

少年盯着刚上山时看见的山石,恍然大悟。

 

他居然........走入了一个十分厉害的阵法,而且这么久都没有察觉。

 

这个阵法颇具巧思,并不是困人害人之用,而是让上山人在山腰上兜一个大圈子,最终还是回到山下。

 

说白了,就是一道不易被普通人察觉的“门”。

 

想到这出自谁的手笔,以及他上回夜猎时问及蓝魏二人的隐居之所时,蓝景仪捂住蓝思追的嘴巴以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,金凌拧起了眉,咬牙切齿,心中暗骂:好你个蓝景仪.....!

 

他正打算从怀里掏出魏无羡给他的传信符篆,

面前的屏障却不攻自破,浅蓝色的灵力碎片消失在空中。

 

一黑一白两个人施施然走来。

 

魏无羡挑眉,虚握拳抵在唇边:“咳,好久不见,阿凌。”

 

分明是一副极力憋笑的样子。

 

金凌“切”了一声,对蓝忘机行礼后从袖中甩出一个酒坛:“喏,给你的。”

 

魏无羡扬手接住,疑惑道:“怎么只有一坛?”

 

金凌把头扭到一边,抱手嘟囔道:“你只让我带酒,谁知道你要多少.......要喝自己下山买去!”

 

“嘿,你这孩子......”魏无羡抱着酒坛,知道他还为被困结界的事生闷气,心中暗笑,向山顶扬首道:“走吧,进去坐坐。”

 

三人上山,结界复原,山中又似乎归于平静。



“你们就住这?”金凌越过门槛,拂掉肩上落着的叶,环视了一圈,皱眉道。

 

“对啊。”魏无羡拉来几张椅子,一脸“有什么问题吗”。

 

屋里不大,家具倒是不缺,只是看起来......太简单了。

 

灶上的鱼汤咕噜咕噜地沸腾着,门边随意地堆着几捆柴,一切都看起来仿佛寻常的百姓家,而不像传说中让人闻风丧胆的夷陵老祖,抑或者是冰清玉洁、不染尘埃的含光君的住所。

 

在看到屋子角落里的织布机的时候,金小宗主的眼角抽了抽。

 

“你还会做针线活?”金凌坐下,还是忍不住问。

 

魏无羡“噗嗤”一声笑了,扬眉道:“你怎么就笃定是我?不是含光君?”

 

他和蓝忘机坐得很近,藏在广袖之中的指尖轻挑地挠了挠对方的手心。

 

蓝忘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。

 

“这不废话吗……”金凌不想继续纠结是谁耕田谁织布的问题,往怀中摸了摸,取出一封信:“喏,给你的。”

 

魏无羡接过,拆开,是云梦江氏特有的染着荷香的信纸,迅速地扫了几眼,问:“云梦的清谈会请帖怎么让你来送?”

 

“明知故问。你别老在山里钻着,有空也回云梦看看。”金凌坐直身子,正了正脸色:“说起来最近有一事很奇怪。”

 

魏无羡递过茶盏:“何事?”

 

“云梦一带世家圈养的一大批灵兽妖兽内丹尽失,甚至最近出现了有普通修士金丹被夺的事件。”金凌顿了顿,接着道:“舅舅很在意这件事,查了几日,没什么进展。”

 

魏无羡不语,似是在沉思。

 

半晌后,他道:“我知道了,我们会去的。”



两人站在门前,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,魏无羡叹道:“阿凌懂事了很多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魏无羡掀开天子笑的封泥,仰头喝了一口,盯着远方火红的云,傍晚斜阳铺在溪上,斑驳灿烂。

 

黑衣青年似是想起了什么,用手肘轻轻抵了抵身旁人,用两人才能听清的声音道:“说来,这个阵法还真是好用,外面的声音进得来,里边的声响出不去,你说是吧,含光君?”

 

蓝忘机稳如泰山,一把抓住了魏无羡的手:“试试。”

 

“哈哈哈哈哈哈,你说什么?”魏无羡干笑,下意识地撑了撑他遭受千万次蹂/躏的腰。

 

“晚上,试试。”蓝忘机浅色眼睛里盛了点笑意,猝不及防地撞入,溺人的温柔比山下的杏花酿更令人沉醉。魏无羡暗骂自己越活越回去了,认输般自暴自弃地勾住道侣的脖子,把自己的人和心主动送上,佯作恶狠狠的样子道:“试就试。”

 


夜幕降临,月光铺洒,山上篁竹茂密,浅溪流淌,泼墨般的黑掩盖不了星星点点在水上荡开。

 

霜降时节,天渐入寒,溪水微凉。魏无羡踢掉靴子,脚尖试了试水温,想着这和冷泉比起来实在不怎么样,解了鲜红的发带,和中衣放在一旁的巨石上,悄然走入水中。

 

溪中已立了一人,长瀑般的黑发拢在一旁,背部线条优美而分明,肤色白皙,有如一尊玉像。而这堪称完美的男性躯体上,却纵横交错着几十条狰狞的疤痕,触目惊心。

 

薄云渐移,遮住了天上悬着的月,视野一下子昏暗了。

 

耳力聪敏的蓝忘机自然不会没有感觉到魏无羡的靠近,却也不拆穿,配合地没有转身。

 

“哗啦——!”魏无羡一把虎扑到蓝忘机身上,抱住了他的背脊,水花飞扬:“劫/色!!!”

 

蓝忘机按住了他不安分往下摸的手:“别闹。”

 

魏无羡装模作样地鼓起了腮帮子:“都老夫老夫了,还不能让我摸了?”又稍稍仰头,伸/出/舌/尖轻轻撩了一下背部的疤痕,犹如奶猫舔/舐伤口般轻柔。

 

蓝忘机被背部温温热热的触感激得一僵,如同一根羽毛在心上来回撩/动,难耐无比,方要转身,又被背后的人抱紧了背脊。

 

“沙沙——”。云越发厚重,天更暗了。看不见的枝桠略略摆动,搅碎了谁的眸光暗淡。

 

蓝忘机只听闷闷的声音传来:“让我抱一会儿。”

 

魏无羡的手环过他的身躯,和蓝忘机十指相扣,一个又一个犹如蜻蜓点水般的吻,落在凹凸不平的疤痕上,温柔又虔诚。

 

蓝忘机似乎没有注意到道侣的些许反常,安抚道:“魏婴......无事。”——已经不疼了。

 

魏无羡把头靠在蓝忘机的背脊上,沉默不语。

 

——可是,傻哥哥,我心疼啊……

 

 



不知为何,两人最终也没有“试试”,沐浴完后便心照不宣回房上榻休息了,都安静地阖上了眼。

 



魏无羡和蓝忘机再睁开眼的时候,已经置身于一个喧闹之地,一股血腥味钻入鼻腔。

 

还未有所动作,蓝忘机突然转头抬手,截住了一支飞来的羽箭。

 

——这支箭是直冲魏无羡而来的。

 

“魏无羡!你杀害了我师兄!丧心病狂,死不足惜!”一个怒放冲冠的年轻修士拿着弓弦,保持着姿势,声音激动而颤抖。

 

他神情激荡的样子颇为眼熟,像极了不夜天城偷袭他的那名修士。魏无羡看了一眼自己半束长发的装扮,一时无语,不管是或不是那个人,他也不会反手回掷了。

 

 

一个中年男子又道:“魏无羡,你这个邪魔歪道,护着温狗,还累死了把你一手带大的师姐!你看——”

 

中年男子指的方向,跪着一个人,躺着一个人,正是江氏姐弟。

 

江厌离的颈部还汩汩地躺着血,刺眼的红一寸一寸占据了白裙,生命力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。她轻启半分血色也无的唇,气若游丝:

 

“阿羡......你为什么,要杀了子轩.......阿凌他......还这么小.......”

 

抱着江厌离的江澄腮边还挂着泪,也对他怒吼道:“魏无羡!你不是说控制得住的吗!你不是说没问题的吗!”

 

一阵狗吠声由远及近,一只恶犬,不知何时出现在江厌离身旁,喉咙里发出危险的声音,对魏无羡龇牙咧嘴,似乎随时都会扑上来。

 

蓝忘机下意识上前一步,把魏无羡护在身后。

 

魏无羡捏了捏蓝忘机的手,脸上半点惧色也无,亦反手将蓝忘机腰侧的避尘拉出鞘,将悄无声息出现在他们背后的修士一剑击毙,剑身却没有沾半滴血。

 

他提着剑绕过蓝忘机,直步走到半躺在江澄怀里的女子面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:

 

“方法不错,道行欠缺。”又拿剑尖对准了她,常年挂着笑的脸此时严肃无比,冷声道:“到此为止吧,这张脸,你不配。”

 

“江厌离”的脸又白了几分:“阿、阿羡......你说什么啊……”

 

“你是跟着金凌过来的吧?在溪边,就已经偷偷摸摸地搞一些小动作了,你不会真的以为,我中了你的幻术?”手中的避尘灵力流转,顿了顿,又道:“在云梦一带偷丹的也是你吧?”

 

方才他和蓝忘机两次突袭,来者都是直取丹田,如果说先前只是怀疑,那么现在,他已经十成十地确定了。

 

“那你为何......?”知道身份暴露,她直起身子,伤口也不再流血,恨恨地盯着青年。

 

“我只是好奇你会如何动手罢了。编织消磨人的意志、令人恐惧的幻境,乘其心神大乱之时夺去金丹,是不错。可是,你的修为恐怕也是靠偷一点一点堆积的,不扎实,只能读取人心最表面的惧,且漏洞百出,师姐她.......”魏无羡没有说下去。

 

师姐她,从来都不会埋怨他,说这样的话,哪怕错也有他的一份。

 

见已无退路,“江厌离”的眼睛猛地睁大,露出暗红的竖瞳,握拳成爪,向魏无羡猛扑过去,似是要与他同归于尽。

 

魏无羡急退几步,用避尘击开了“江澄”挥舞过来的紫电,又一脚踹翻了扑过来的恶犬,一侧身,一抹银光破空而来!

 

蓝忘机收紧了手里的琴弦,银光绕着“她”一圈又一圈,化作实质,死死将其捆住。

 

性命遭受威胁,缔造者无力支撑幻境,周围的事物顷刻碎裂,回到山中小屋。

 

而罪魁祸首终于现出了原形。

 

毛茸茸的一双耳朵耸动,一双漆黑的大眼睛藏在雪白的绒毛中,哆哆嗦嗦的,愣愣地盯着两人。

 

“果然是狐妖。”魏无羡把它拎起,打量了一下,“只有两尾。蓝湛,我们废了它的修为,度化后就放它下山吧。小家伙,以后老老实实修炼,不要走这种路子。还有,下次灵力化物像一点,哪有狗长着狐狸尾巴的。”

 

小狐妖“嗷”了一身,挥舞着小爪,不知道是答应还是抗议。

 

 


次日。

 

“下月初举办家宴。”蓝思追将通行符收好,正色道:“先生说,含光君一定要回来。”

 

“哈哈哈哈哈,果然还是没有提我。也罢,思追儿,你转告蓝老......咳,叔父,我们会回来的。”魏无羡接过信封,展开来看了几眼,笑道:“不过,再次之前,我和蓝湛要先去一趟云梦。”

 

“坐。”蓝忘机对一直站在门边的人示意道。

 

“啊,好。魏、魏公子,这就是它吗?在云梦夺丹。”温宁放下两大坛酒,也坐下了。

 

听有人提到自己,被缚仙绳捆着的小狐狸龇了龇牙。

 

“不错,本想放了它,但它凶性未消,再驯几日再说。”

 

“嗷——!”闻言,两条雪白的小尾巴耷拉下去了。

 

蓝思追好奇道:“说起来,魏前辈,您和含光君这几个月住在山中,不问世事,比起外面夜猎,感觉如何?”

 

魏无羡双手枕头,毫不避讳地往蓝忘机身上一靠,后者也及时地搂住了他。

 

只听青年笑答:“红尘与槛外,皆有容身处。山上也好,松花酿酒,春水煎茶。还有野兔山鸡,不过......”

 

“不过什么?”

 

魏无羡大笑,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膀,转头看他:“其实我们哪里都是一样的。你说是吧,蓝湛?”

 

青年的眼眸晶亮,唇角含笑,脸上期待的样子像极了想要邀功的孩子,又仿佛和当年那个神采飞扬、风光恣意的少年慢慢重合。

 

身旁人亦发出一声微不可查的轻笑:“嗯。”

 

——————(完)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大家快看上一棒的字手劳斯: @苏怿 

请期待下一棒的字手劳斯嗷: @老祖的酒 


特别感谢亲爱的皂皂给了我很多用心的建议以及暖心的鼓励,不管采纳与否,我都爱她❤️😭(其实是因为没时间改哈哈哈哈哈)


吻疤痕的灵感也来自我皂,她太会了👍

终宣啦🌟

忘羡活动小组长:

10.24忘羡霜降24h活动二宣

『文案』

————

—九日新霜薄,群飞一网遮。裘披杨柳絮,色染木犀花。

下箸欣乡味,知侬忆故家。金杯浮菊蕊,相映两光华。

【宋代】杨万里《九日都下黄雀食新》

—又到了九月中个辰光,草木黄落,蛰虫咸俯。姑苏城弗少人加紧倷秋收秋种个步伐,忙碌起来。城外河桥渡,该个船家拉了客船,橹声嘎嘎,归乡个羁旅者乡心倒悬,一面思念家人,一边望秋收有个好成果,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,坐在客舟上,向水陆城门处遥望。

负琴的白衣仙人自河桥外路过,与黑衣客相识一笑,一同走过桥去。桥下剥该个姥姥烧了火灶,炜倷个鸡头米,飘香弥漫整片河道。

黑衣客执过白衣仙人的手,问道。

——天冷哉,倷窝里阿有屋里人?


————

【时间表】

【文】00:00 雾生染月落@雾生染月落 

【画】01:00(缺位)

【文】02:00 理想一定洛必达 @理想一定洛必达🌈 

【画】03:00 翡芜 @翡芜 

【文】04:00 温° @温° 

【画】05:00 夹子 @夹子卡密 

【文】06:00 神游先森 @神游先森 

【画】07:00 钰泠巧月_lz  @🔔钰泠巧月_lz【忘羡的产糖工具人】 

【文】08:00 毕岚 @毕岚 

【画】09:00 翼语夜 @☆翼语夜不语☆ 

【文】10:00 简 @简. 

【画】11:00 羡鱼犹未已 @羡鱼犹未已 

【文】12:00 霜降草木枯 @霜降草木枯【没弃坑!最近太忙了!】 

【画】13:00 柠檬泡卤蛋 @柠檬泡卤蛋 

【文】14:00 韭菜卷心 @韭菜卷心 

【画】15:00 糖霜妃飛 @糖霜妃飛 

【文】16:00 驴子酒° @驴子酒º 

【画】17:00 唐翎 @唐翎 

【文】18:00 拾柒岁 @拾柒岁 

【字】19:00 半盏酒 @半盏酒 

【文】20:00 谷朝弦coisini @谷朝弦coisini 

【字】21:00 苏怿 @苏怿 

【文】22:00 阿灯 @阿灯 

【字】23:00 老祖的酒 @老祖的酒 

 

—staff—

策划: 毕岚  理想一定洛必达 

(排名不分先后)

美工:夜蓝 @长夜蓝 

文案:理想一定洛必达

题字:文武小斌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敬请关注10.24忘羡霜降24h活动】




“我无法保证我对你的爱永远维持在巅峰状态,但我能保证我心里永远有你的一个位置。一个和旁人都不同的特殊位置。当我们重逢,爱意将以燎原之势重生。” ​


永远 ❤️@快♂乐小肥皂  知道了吗



原置顶:http://buxian373.lofter.com/post/308dd3dd_1c6523fcf

(*≧ω≦)

忘羡活动小组长:

10.24忘羡霜降24h活动

『文案』
————
—九日新霜薄,群飞一网遮。裘披杨柳絮,色染木犀花。
下箸欣乡味,知侬忆故家。金杯浮菊蕊,相映两光华。

【宋代】杨万里《九日都下黄雀食新》

—又到了九月中个辰光,草木黄落,蛰虫咸俯。姑苏城弗少人加紧倷秋收秋种个步伐,忙碌起来。城外河桥渡,该个船家拉了客船,橹声嘎嘎,归乡个羁旅者乡心倒悬,一面思念家人,一边望秋收有个好成果,他们背着大大小小的行囊,坐在客舟上,向水陆城门处遥望。
负琴的白衣仙人自河桥外路过,与黑衣客相识一笑,一同走过桥去。桥下剥该个姥姥烧了火灶,炜倷个鸡头米,飘香弥漫整片河道。
黑衣客执过白衣仙人的手,问道。
——天冷哉,倷窝里阿有屋里人?


————
【成员表】

画组
柠檬泡卤蛋 @柠檬泡卤蛋
唐翎 @唐翎
糖霜妃飛 @糖霜妃飛
羡鱼犹未已 @羡鱼犹未已
夹子卡密 @夹子卡密
钰泠巧月_lz @🔔钰泠巧月_lz【拆逆和蟹脚全被鲨了】
翡芜 @翡芜
翼语夜 @☆翼语夜不语☆


文组
神游先森 @神游先森
拾柒岁 @拾柒岁
驴子酒° @驴子酒º
理想一定洛必达 @理想一定洛必达🌈
韭菜卷心 @韭菜卷心
简. @简.
毕岚 @毕岚
雾生柒月落 @雾生染月落
温° @温°
谷朝弦coisini @谷朝弦coisini
阿灯 @阿灯
霜降草木枯 @霜降草木枯



字组
老祖的酒 @老祖的酒
苏怿 @苏怿
半盏酒 @半盏酒


—staff—
策划: 毕岚  理想一定洛必达
(排名不分先后)
美工:夜蓝 @长夜蓝
文案:理想一定洛必达
题字:文武小斌子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敬请关注10.24忘羡霜降24h活动】